Extraordinary appeal

非常上訴


2019/11/23(六)、11/24(日) PM2:30,共計二場次
桃園展演中心 展演廳 (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1188號)
(受邀2019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我本無罪,何言除罪?」

當時代走過解嚴,走過民主化的浪潮,走到了今天;
當轉型正義公布了一批批除罪名單,彷彿沉冤都得以昭雪的時刻,
卻有人拒絕接受除罪。
走過牢獄之災、走過困頓半生,白髮蒼蒼的老人,追求的是甚麼?

不法之法,如何能作為定罪的依據?
為了突破現實的限制,在虛擬的法庭上,政治受難者帶著自己真實的故事,進行一場跨越時空的非常上訴!

這是臺灣經歷過的非常時期,
也是下一次非常時期來臨前,必讀的寓言。

 

|演出內容|

兩位出生在1949年的老人,楊碧川在臺灣、陳欽生在馬來西亞。
1970年還是少年的他們,不約而同的成為中華民國眼中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的政治犯。
少年楊碧川如何著手實行顛覆國家?從馬來西亞到臺灣求學的陳欽生,只因祖籍來自廣東,就被當成中國人以中華民國軍法審判。1970年代的非法審判,2019年將在劇場裡以虛擬的法庭重啟非常上訴。

|演出資訊|
演出形式:現代戲劇|室內演出
演出長度:約120分鐘(含中場休息)

|演出地點|

桃園展演中心 展演廳 (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1188號)

自行開車或大眾運輸系統,交通方式網頁

http://www.afmc.gov.tw/Transportation

 

|售票及優惠|

兩廳院售票系統 

購票→ https://tinyurl.com/y58hut2a

 

|優惠折扣|

2張票券可享75折優惠


◇團體票:單場20張以上可享7折優惠
◇鐵粉套票:單筆訂購鐵玫瑰藝術節或藝術綠洲2場節目
◇桃園市民卡至售票端點購票可享9折優惠
◇身心障礙人士及其陪同者1人購票可享5折優惠(入場時請出示證件)

 

 2019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官方網站

https://tinyurl.com/y32pzq6l

 


主辦單位 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桃園市政府藝文設施管理中心
指導單位 文化部、桃園市政府、桃園市議會
指導贊助單位 國家人權博物館
感謝單位 藝響空間

“I didn't commit the crime. Why do I need to be exonerated?”

 

People in Taiwan experienced the period of Martial Law and the process of democratization.

Now, the government declared the name list including people who were exonerated through transitional justice as if they were vindicated.

However, someone rejects the exoneration.

What do these old people pursue after they were put in prison and experienced difficulties in the half of their life?

 

How can they be convicted according to the irrational laws?

In order to break through the restriction of the reality, people who met with political persecution make an extraordinary appeal with their true stories.

 

It is not only the extraordinary period which people experienced in Taiwan, but the allegory must be read before the next extraordinary period comes.

 

劇照精選
製作人員
|創作團隊|
導演 廖俊凱
編劇 沈琬婷
影像導演 楊詠盛
製作人 曾瑞蘭
執行製作人 林之淯
舞臺監督暨燈光設計 王雲祥
音響設計系統暨執行 蔡鴻霖
影像技術統籌暨執行 余竑賢
舞臺設計 趙鈺涵
服裝設計 張渝婕
音樂設計 施惟中
導演助理 郭孟昕
現場攝影 楊詠盛、王示衡

演出(僅按姓氏筆劃排列):
▲特別演出 陳欽生、楊碧川
▲演員 于聲國、安德森、吳志維、斉藤伸一、孫宇生、陳祈伶、蕭景馨
  • Extraordinary appeal

    非常上訴

    ★本創作受邀 2019桃園鐵玫瑰藝術節 ★指導贊助單位:國家人權博物館

    ...more

  • The Last Supper in the burning island

    島上的最後晚餐

    ...more

  • 幽冥物語

    現代文學與劇場藝術、志怪小說與空間記憶 暨《逆旅》、《洗》之後,狂想劇場再一次以郝譽翔作品為題

    ...more

  • 客城慢慢行

    2018客家桐花祭環境劇場

    ...more

  • After Dark

    黑夜之後

    10/13-15華山烏梅劇院 11/04-05桃園展演中心

    ...more

  • Undo

    《解》從2008年日本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出發,以紀實材料交織虛構場景,將蒙太奇拼貼與普通的對話並置,在流動重複的短景中,試圖將隨機殺人置於更大的時代脈絡,勾勒出在個體趨近透明化過程中以及資本主義精神與話語底下,個人如何「被殺」、「自殺」乃至於「殺人」。

    ...more

  • Flee by Night

    夜奔

    林沖為何而奔?紅拂為何而逃?以林沖、紅拂女在暗夜奔逃,探討「奔」的本質,而對照於現代,無論是過去或現在,個人的處境,放置於大環境中,他/她該如何抉擇與面對?--關於逃脫與對抗、體制與反叛、恐懼與勇氣、生存與死亡的永恆命題。

    ...more

  • Wash

    狂想劇場首度以策展的創作模式,連結了過去四齣戲的厲害演員:《賊變》陸弈靜、《I'm the man》黃民安、《台北日和》賴舒勤、《北方意念》許家玲,以郝譽翔的文學作為觸發,在具歷史的老房子裡,帶領觀眾遊走於空間創作演出。

    ...more

  • The Idea of North

    北方意念

    取材自顧爾德「對位式」廣播實驗劇《孤獨三部曲》的第一部《北方意念》。廣播情境在一列行駛前往北方的火車上,車上人們各自抒發對於北極生活的意見,想像北方。一場關於顧爾德的想像提問,揮灑意念的實驗作品,與觀眾共同探討人生本質命題,現代人的孤寂,亦同時向我們喜愛的藝術家─顧爾德致敬。

    ...more

  • Taipei Biyori

    台北日和

    在人手一機的時代,攝影跟呼吸一樣稀鬆平常。我們隨照隨分享,以攝影紀錄、捕捉生活片段來凝結時間,似乎成了自我療癒的一種方式。本演出從觀念出發,將靜態的攝影轉化為流動的表演,探討拍與被拍之間,看與被看之間有許多趣味與關係在角力。其實我們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荒木經惟,只要你願意睜開雙眼觀察每個看似尋常的細節,就可以發現每個人及每個世代存在的獨特性。

    ...more

  • Homeless

    寄居

    人屆中年、庸庸碌碌的華忠,好不容易辛苦繳完房貸,與懷胎數月的老婆麗貞開心入厝,對未來充滿了憧慬與期待,隨著婆婆的搬入、海砂屋問題的顯露,家,開始逐漸崩解...。

    ...more

  • I'm the man

    I'm the man

    阿浩、小康、王子東是從小到大的死黨,高中時皆暗戀同班同學子晴。畢業後浩與東離開城市發展,康則留在鄉下工作。三十歲的他們,因緣際會又碰在一塊,卻無意間掀開了過去種種的隱瞞,導致了彼此關係的改變。他們相互揶揄、相互取樂,關於夢,關於挫敗關於生命中不得不的面對。

    ...more

  • A Journey to return

    逆旅

    改編自郝譽翔作家小說逆旅,描寫父親從山東到台灣的流亡生涯,在1949年跟隨了難民潮,流落到澎湖遭遇713事件,他頂替死者的名字逃至台灣。從此,父親在島嶼裡漂流,為的只是再度回到故鄉,但是故鄉已不再是故鄉。五十年後,女兒尋著父親過往的足跡,撿拾父親在歷史上遺失的記憶碎片,在文字裡安頓父親流浪的靈魂。

    ...more

  • Cheat to Cheat

    賊變

    一個偽裝成房客的強盜,闖入打算分租房間的獨居老太婆家中,盲眼的老太婆使強盜起了惻隱之心,決定繼續佯裝 ...為了掩飾自己最初的犯罪動機,加上情感的推波助瀾,偽裝成房客的強盜數度變換身份,兩人就此展開一連串道德與情感拉鋸戰。而謊言,卻成為明哲保身的唯一條件…。

    ...more

  • Copenhagen

    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場景設定在一個時空不明確的所在,故事以形而上的層面來處理 " 哥本哈根 " 這個歷史事件,讓事件本身和科學理論、政治、人性、道德觀點等互相影射,進而達於某種類似生命哲學的領悟,藉由歷史來探討現在。

    ...more

  •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夢的解析

    佛洛伊德開始寫下自己與病人的夢,現實與夢的界限越來越模糊,至此醫師與病患的界限就像夢與現實的界限一樣已無法分辨,佛洛伊德開始希望在夢中沉沉的睡去,書寫與治療對他已不再重要……

    ...more